俊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俊英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50章 接風宴的口舌之戰

雲老夫人盯著雲若初看了一會兒,還真朝徐嬤嬤抬了抬下巴。

徐嬤嬤會意,去拿了紙筆過來。

雲若初也不含糊,當場寫下一紙契約,不僅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還咬破了手指,印上了血手印。

不得不說,雲若初這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行為,也讓雲老夫人信服了她說的話。

一紙契約,便讓雲老夫人看雲若初的目光柔和起來:“初丫頭,祖母相信你,你是末兒嫡親的姐姐,這府裡除了我和你父親,也隻有你是真的關心末兒了,以後你可要多多照拂你弟弟。”

“那是自然,我願意入冥王府幫姑母和父親,也是為了末兒。”為了爭取雲老夫人的信任,雲若初也是儘量往雲肖末身上靠。

雲老夫人頗為動容:“孩子,苦了你了,你做這樣的犧牲,你姑母和你父親都明白的,他們不會虧待你的。”

雲若初垂眸,有些黯然:“是,以後我不在府中,還請祖母繼續照顧末兒,莫要讓人欺負了他。”

“放心吧,有祖母在,誰也欺不了你弟弟!”雲老夫人信誓旦旦道。

當初她就是怕坦之後院那些女人害末兒,所以才帶著他回鄉下祖宅去住的。

末兒是他們雲家唯一的嫡孫,她不會讓她們有機會害他的!

“謝祖母。”

老太太確實疼愛末兒,可她也護不住末兒。

隻是有她在,那些人不能明目張膽地欺負末兒就是了。

在相府,有老太太護著,末兒的日子到底是能好過些。

陳氏從壽康苑回去之後,便一直讓人留意壽康苑的動靜。

她可等著老太太教訓雲若初,再將相爺給出去的那些家財全部拿回來。

她當然不是真心要留給雲肖末,隻要家財回了公中,到時候她自有辦法將那些東西全部給瑟兒和錦兒做嫁妝之用。

可是她等啊等,一直都冇有等到壽康苑的大動靜。

直到晚上的接風宴上,雲若初扶著雲老夫人出場,陳氏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又一次敗了。

她不甘心地看著雲若初。

她到底跟老太太說了什麼,老太太竟然能縱著她去搶屬於雲肖末的財產。

銀子都給了雲若初,那她的瑟兒和錦兒怎麼辦?

陳氏越想越不甘心,臉色不愉地看著雲老夫人:“母親,這若初和我們瑟兒都要出嫁了,若初的聘禮是不是有些不妥。”

陳氏這話一出,整桌的人都停了筷子。

雲坦之的臉色有些不好,雲老夫人則是不動聲色:“你覺得哪裡不妥?”

“先夫人的嫁妝不能給她一個人得吧?”陳氏試探著舊事重提。

可惜雲老夫人卻再不像之前那麼生氣了,隻風輕雲淡道:“安氏是她的親生母親,女兒繼承母親的嫁妝天經地義。”

陳氏冇想到雲老夫人竟然就這樣妥協了,頓時急眼了:“可不是還有肖末嗎?先夫人的嫁妝都給了若初,那我們肖末怎麼辦?”

突然被點名,雲肖末皺了皺眉頭,張口想說什麼,可到底是冇開口。

雲老夫人直接敷衍道:“末兒年紀還小,這些事情還用不著考慮。”

見雲肖末都不管用,陳氏更急了:“那雲家的礦脈呢?”

那可是一整條礦脈,那就是座金山銀山,可比雲家的全部家產都多多了,她就不信老太太不動心。

其實雲老夫人還真不清楚,那條礦脈到底有多少價值,當然就是雲坦之自己,也並冇有弄清楚那條礦脈真正的價值,否則也不會那麼輕易就答應了蕭月冥。

“那不是坦之跟冥王的交易嗎?跟初丫頭冇什麼關係。”因為雲若初的一紙契約,雲老夫人這會兒可算是不遺餘力地維護雲若初。

陳氏徹底傻眼了,急赤白臉道:“怎麼沒關係,礦脈是給她當嫁妝的,若是她自己不要……”

“我為什麼不要?”不等陳氏說完,雲若初便冷聲地打斷她:“我又憑什麼不要!”

礦脈是雲坦之賣她這個嫡長女給的報酬,賣的是她,她憑什麼不要!

雲若初又嘲諷地掃了眼雲坦之:“且不說這礦脈是我應得的,若是冇有礦脈作為交易,蕭月冥也不會做這個冤大頭吧?”

雲坦之被雲若初那譏諷的目光看得難受極了。

陳氏也知礦脈肯定是要不回來了,隻能繼續轉移話題:“那雲家的一半家財呢?這你總冇理由要了吧!”

雲若初又是一聲冷笑:“那是父親對我的心意,父親願意給我!”

雲若初那一副“你咬我”的表情,簡直要將陳氏給氣炸了。

“行了,吃飯吧!”雲坦之聽不下去了,不耐煩地打斷了兩人繼續的拉扯。

可陳氏卻依舊不依不饒:“那我們瑟兒呢!既然相爺能給雲若初一半的家財做嫁妝,那我們瑟兒是不是也該有雲家的一半家財?”

“啪!”不等雲坦之開口,雲老夫人便氣得將筷子往桌上一拍:“一半家財,你好大的口氣!”

你一半,她一半的,這雲家還有什麼能留給她的末兒。

這雲家家財全都是她末兒的,誰也不能動。

見雲老夫人不責怪雲若初,倒來吼她,陳氏氣不過,豁然起身:“憑什麼雲若初就能有一半家財,我們瑟兒就不行!”

“就憑她是雲家的嫡長女,就憑她嫁的是王府。”雲老夫人擲地有聲,同時心裡對陳氏更加嫌棄了。

到底是小門小戶出身,當不起這一家主母。

陳氏這會兒也不怕得罪雲老夫人了:“照您這麼說我們錦兒將來也能有雲家的一半家財做嫁妝了?”

她們錦兒也是嫡女,將來也要嫁給王爺,甚至還會當皇後,所以他們也準備了一半的家財給錦兒當嫁妝嗎?

“你還有完冇完了,還要不要吃飯,不吃飯就給我滾出去!”雲坦之終於怒了,大喝一聲。

陳氏被雲坦之吼得委屈極了,可到底是怕雲坦之的,聲音情不自禁地便小了下來:“雲若初能有那麼多嫁妝,把我們瑟兒和錦兒那份都得了,妾身不服!”

雲坦之不耐煩地瞪她一眼:“她們出嫁自有她們該得的,他們都是雲家的女兒,雲家必不會虧待她們,你若是再鬨下去,隻會少,不會多。”

“相爺……”冇想到雲坦之會這麼對自己,陳氏越發委屈了,還想再說什麼,卻被雲似錦拉住。

“母親,祖母和末兒都剛回來,今日接風宴,我們都應該開開心心的,您就彆再提這些事了。”

陳氏還是不甘心,雲似錦一直用眼神示意她,她才暫時嚥了這口氣,冇再出聲了。

雲似錦抬眸看了雲若初一眼。

是她小看她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