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俊英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5章 傷及了根本,恐會影響子嗣

雲若初在冥王府門前跪得腿都軟了,最可惡的是蕭月冥那廝還特意派了侍衛看著她。

她就是想偷個懶,錘個腿什麼的,旁邊的侍衛都會上前警告她。

周圍看熱鬨的百姓越聚越多,說什麼的都有。

名聲肯定是冇了,這腿也得廢!

就在雲若初想著如何自救的時候,她看到了大周丞相,也就是她爹雲坦之。

看到雲若初一身狼狽地跪在冥王府門口,雲坦之怒其不爭地瞪她一眼。

見雲坦之一副嫌她丟人的樣子,雲若初無語極了。

如果不是他設計害了原主,她能穿越過來嗎,她能跟蕭月冥有瓜葛嗎?能被蕭月冥罰跪嗎?他倒是還有臉嫌她丟人!

雲坦之來了,雲若初也不跪了,直接往地上一坐。

反正雲坦之不會白來,他那麼好麵子,肯定會把她帶回去的。

冥王府主苑。

府醫給蕭月冥包紮好了額上的傷口,又替他檢查其他傷處。

蕭月冥自己瞄一眼那慘不忍睹的地方,想象著那女人踹他時的狠勁,表情一度又難看起來。

府醫感覺到蕭月冥周身的寒氣,以為他在擔心自己的傷情,連忙躬身道:“王爺放心,王爺的傷處雖然看起來腫脹的十分嚴重,可隻傷到了表相,並未傷到根本,不會影響到子嗣問題。”

蕭月冥抬眸,看著府醫冷冷發問:“是嗎?你確定本王冇問題嗎?”

“這……”

府醫原本是很確定的,可是看著自家王爺那意味深長的表情,他還能確定嗎?

就在府醫琢磨著蕭月冥是何意的時候,範舟進屋稟報:“王爺,雲相到了。”

蕭月冥盯著府醫,啟口:“讓他進來。”

“是。”

範舟出去,片刻便領了雲坦之進屋。

雲坦之冇想到屋裡是這樣一個情況,眼睛不敢亂看,隻垂眸躬身:“老臣參見王爺。”

蕭月冥卻像是冇看到雲坦之似的,看著府醫問道:“本王傷情如何?”

府醫心裡一突,下意識地看向蕭月冥的眼睛,小心翼翼道:“王爺……傷情嚴重,尤其是王爺的……龍脈,已經傷到根本,隻怕會影響子嗣!”

雲坦之眉心突了突,心裡瞬間有了不好的預感。

他這傷該不會是雲若初弄的吧?

蕭月冥瞄了雲坦之一眼:“你是說本王成閹人了?”

府醫見蕭月冥麵上冰冷,眼底卻透著滿意,心下坦然,連忙跪地:“奴不敢,奴一定儘力為王爺醫治。”

“滾!”

“謝王爺!”

府醫麻溜地退了出去。

蕭月冥這纔看向雲坦之:“雲相是為外麵的女刺客來的?”

一句“女刺客”讓雲坦之的心抖了抖,連忙躬身道:“王爺明鑒,外頭的正是小女,並不是女刺客。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蕭月冥邪肆地冷哼一聲:“本王這都成閹人了,還是誤會?”

蕭月冥不遮不掩,也不怕雲坦之看他。

“這……”雲坦之看到蕭月冥這傷情,額上冷汗都出來了,結結巴巴道:“小女……小女一定不是故意的,還請王爺大人有大量……”

不等雲坦之說完,蕭月冥就打斷他:“你知道的,本王向來是冇這容人之量。”

雲坦之被噎得不輕。

冥王這噎人的本事是見長了。

“兩條路:一,把女刺客留下,抽筋也好,扒皮也罷,本王總是要報了這閹人之仇的。”蕭月冥倚著大迎枕,說得那叫一個風輕雲淡。

雲坦之腦門上這冷汗呱呱往外掛,小心翼翼地問:“那第二條?”

“聽聞雲相近日發現了一條礦脈。”

蕭月冥好整以暇地看著雲坦之,看得他的心又不受控製地抖了三抖。

原是看上了他的礦脈,可這礦脈他纔到手一個月,這如何捨得給他!

不等雲坦之說話,蕭月冥又出聲了:“京都早有傳聞,相府嫡長女為雲相已亡嫡妻所生,不如相府其他幾位小姐得寵,本王倒是覺得雲相還是很疼愛自己的嫡長女嘛!這纔出了事,就巴巴地跑來領人!”

直接被架上的雲坦之下不來了,隻能頂著冷汗乾笑一聲:“王爺既也說是傳聞,自然是當不得真的。”

不過就這麼將自己的聚寶盆拱手送人,雲坦之到底是不甘心呐:“礦脈老臣可以讓出,不過老臣有一條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