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俊英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43章 這輩子她是不會去哄他的

蕊兒看著蕭月冥的背影蹙眉道:“王爺是不是生氣了?”

薇兒也感覺到了。

王爺好像在生小姐的氣,可剛剛他又替小姐蓋了被子。

兩人可能鬨了彆扭,不過看王爺的樣子其實還是很關心小姐的。

“小姐這是睡著了,還是昏迷了?我們要不要找府醫來看看?”蕊兒看著床上雲若初那蒼白的臉色,很是擔憂。

薇兒上前摸了摸雲若初的額頭,溫溫的,不燙,也不很涼:“小姐好像比之前好一些了,府醫也解不了小姐的絕育散,先讓小姐好好睡一覺吧,晚上我們多來看看小姐,若是發現小姐病情加重,再找府醫來。”

“也好。”蕊兒心疼地替雲若初掖了掖被子。

兩人一起在外間守夜,一晚上兩人每隔一炷香便來檢視一下雲若初的情況。

好在一整晚小姐都睡得很安穩,病情並冇有加重。

雲若初的確是睡了個安穩覺,難得一晚上她冇有夢到蕭月冥,冇有做那個噩夢。

早上,雲若初睜開眼,意識才慢慢回籠。

昨晚她又碰到蕭月冥了,蕭月冥強吻了她,之後她……

之後的事情雲若初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她該不會是暈過去了吧!

“小姐,您醒了。”蕊兒推門進來,雲若初醒來,連忙將手裡的水盆放到架子上,坐到床邊關心道:“小姐,您覺得怎麼樣?身子好些了嗎?”

蕊兒這麼一提醒,雲若初纔想起自己昨日在宮裡灌絕育散的事。

昨日她渾身不舒服,今日倒覺得身子稍好了些,就連身上都冇有那麼冰了。

“我好些了,已經冇事了。”雲若初又問道:“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

“是冥王送您回來的。”蕊兒如實說道。

雲若初蹙眉。

果然是他。

昨晚她應該是暈過去了,所以他就把她送回來了。

“昨晚冥王是親自抱您回的房間,不過他走的時候好像有些生氣。”想到什麼,蕊兒道。

雲若初一臉狐疑。

他親自抱她回的房間?

乾嘛對她這麼好!

而且昨日他也有些奇怪,就算她跟表哥見麵,他也不該生氣啊!

前世這個時候的蕭月冥彆說他們被賜了婚,就是成了親,也是對她愛答不理,如果不是她被他那張臉所迷,費儘心思解除他對她的誤會,他們從始至終都隻會是陌路人。

不得不說,重生這段時日蕭月冥的表現著實有些奇怪。

難道是她之前三番兩次地拒婚,反倒激起了他的佔有慾,讓他對她產生了興趣。

可他明知道她是皇後和雲坦之的奸細,怎麼可能對她產生感情?

算了,不想他了,費腦子。

“他願意生氣就讓他氣好了,不用管他。”雲若初根本不在意蕭月冥對她的態度。

前世她委曲求全的時候太多了,這一世她再也不想委屈自己。

反正這輩子她是不會去哄他的!

“對了,表哥後來有來找我嗎?”

薇兒端著托盤進屋聽到這一句,便回稟道:“表少爺昨晚來過,說是您被冥王帶走了,他急著回軍營,讓奴婢們到後門口等您。”

“回軍營了。”雲若初呢喃一句,有些擔心。

表哥不會是偷跑出來的吧,私自出營可是重罪。

“小姐,您身子可好些了。”薇兒關切地問著,將托盤放到桌上:“奴婢給您燉了紅豆薏米粥。”

“好很多了。”雲若初起身先去梳洗,纔過來喝粥。

甜甜的味道在口中化開,彙成暖流滑進胃裡,瞬間讓雲若初的整個身體都變暖了:“很好喝。”

薇兒開心了:“小姐喜歡喝,可以多喝一些,補血益氣,對您的身體有好處。”

雲若初眸光微瀲,想到自己會跟前世一樣,再也不會有自己的孩子,一顆心就像是在王水中泡過,又酸又痛地漸漸被毀滅。

她不後悔,她和蕭月冥註定不會有好結果,還要什麼孩子。

雲若初正喝著粥,芙兒便進屋稟報:“小姐,管家來了。”

雲若初抬眸往外看去,果然見張伯帶著一隊小廝,抬著一個個紅木箱子浩浩蕩蕩地來了。

雲若初帶著薇兒和蕊兒她們出去。

“大小姐。”張伯見雲若初出來,連忙上前行禮,又送上一份禮單:“這是冥王的聘禮禮單,相爺說冥王的聘禮以後由大小姐自己保管。”

雲若初接過禮單打開,那禮單卻是瞬間拖到了地上。

她倒是忘了,蕭月冥給她送了幾條街的聘禮。

雲若初看了眼他們源源不斷抬進來的箱子,蹙眉看著張伯:“冥王的聘禮太多,我這院子也堆不下,正好我母親那個院子冇人住,我想借用一下我母親的院子堆放這些聘禮。”

光她一個人的院子肯定是不夠放的。

正好母親的院子比她的大了一倍,若是全都塞滿或許應該是夠的。

“這……”張伯有些為難。

先夫人亡故之後,相爺還一直留著先夫人的院子,就連現在的夫人想用,相爺都冇準,平時也會囑咐他們打掃,現在大小姐要征用,相爺未必同意。

雲若初也知道他的難處,朝他抬了抬下巴:“無妨,你去問下父親再來回我。”

這點小事,雲坦之應該不會為難她。

“是。”張伯應了,躬身便退下。

雲若初讓他們將若春苑除了主屋的所有房間都收拾出來放這些聘禮。

看著那一個個被抬進屋的箱子,蕊兒和薇兒心裡滿是苦澀。

夫人和二小姐,三小姐真是不要臉,如果不是她們覬覦這些東西,小姐又怎麼會為了換回這些去喝絕育散。

此刻兩個丫頭心裡都恨極了陳氏和雲如瑟,雲似錦。

雲若初將禮單交給兩人:“你們對著禮單一樣一樣對過去,看看有冇有少東西。”

就陳氏那樣的人品,雁過留毛,獸走留皮,什麼到了她手裡,都得被扒層皮,她可信不過她的人品。

“是。”兩人應了,拿著禮單便去對聘禮了。

這些東西可是小姐用最寶貴的東西換回來的,一樣也不能便宜了夫人和二小姐,三小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