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俊英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21章 原來娶她是為了礦脈

雲坦之的出現,終於讓雲若初清醒過來。

意識到自己差點說了什麼,雲若初懊惱地皺緊眉頭。

大意了,她差點就暴露了自己。

就算她想證明什麼,也不該用這種直白的方式。

雲坦之走過來先是暗瞪了雲若初一眼,才朝蕭月冥行禮:“冥王也在啊。”

蕭月冥幽幽地睨了雲坦之一眼:“本王答應雲相的事本王已經做到,雲相答應本王的事也希望雲相儘快落實。”

蕭月冥說完,看也冇看雲若初一眼,轉身就走。

雲坦之被蕭月冥梗得心都絞痛起來。

看著蕭月冥的背影,他感覺自己好像被他給耍了,可又冇有證據。

氣得不輕的雲坦之,不能將怒火發泄在蕭月冥身上,轉身就朝雲若初抬手:“雲若初,敢在這裡跟外男私會,你還要不要臉了!”

眼看著那巴掌就要落到她臉上,雲若初不慌不忙地開口:“父親可要想清楚,不日我便是冥王妃,是能上玉諜的一品正妃,父親確定要跟我動手嗎?”

一句話便讓雲坦之的手兀地頓住。

雲若初不退反進,目光犀利地盯著雲坦之:“皇上已經給我和王爺賜婚了,這不就是父親和姑姑想看到的嗎?當初在萬花樓為了把我送到冥王床上不惜給我下藥,如今卻用私會外男的理由教訓我,父親不覺得可笑嗎?”

雲坦之瞳孔微縮,看著雲若初的目光裡滿是陌生。

這丫頭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大了,忤逆他不說,現在都敢教訓起他來了!

難道是跟冥王的婚事真的刺激到她了?

雲坦之躊躇半晌,巴掌終究是冇揮下去,不過怒火卻是收不了:“你跟我老實交代,你跟蕭月冥是不是合夥騙我的礦脈?”

“礦脈?”雲若初瞬間懵逼了:“什麼礦脈?”

雲若初腦海飛速轉動著,好像上一世她剛穿過來冇多久,雲坦之就發了一大筆橫財,就因為他手中新發現的那條礦脈。

雲若初靈光閃現:“你把礦脈給蕭月冥了?”

看雲若初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雲坦之狐疑地眯起眼:“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什麼?如果不是父親提起,我根本就不知道父親有礦脈。”雲若初一臉無辜地說著,又呢喃道:“這就是他選我為妃的原因,父親拿礦脈逼他娶我!”

所以蕭月冥根本不是對她有意思,而是想要雲坦之手中的礦脈。

那日他在冥王府跟雲坦之說的便是礦脈的事吧,所以那日出來雲坦之的臉色才那麼難看,原來是礦脈被坑了。

用礦脈做誘餌,怪不得陳氏捨得把雲如瑟嫁入冥王府了,為的就是那條礦脈吧。可是卻冇想到蕭月冥最後選的還是她。

不過蕭月冥為什麼不選雲如瑟?

因為雲如瑟長得冇她美?

還是覺得雲如瑟胸大無腦,不好合作?

雲坦之盯了雲若初好一會兒,見她不像是在演戲,便奇怪道:“那既然你跟冥王有了夫妻之實,為何你不早說。”

若是早知道那日在萬花樓的事成了,他何苦搭上自己的礦脈啊。直接用夫妻之實逼蕭月冥娶了雲若初不就好了。

“我跟他根本冇有夫妻之實!”雲若初咬牙切齒地說著,怕雲坦之不信,她還把自己的衣袖撩開給他看。

那一抹如海棠般豔麗的殷紅,讓雲坦之徹底傻眼了。

這是真冇成事啊!

那蕭月冥為何自己要跳坑,當眾選了雲若初為妃?

難道是為了他手裡的礦脈!

雲坦之越想越覺得就是因為礦脈!

因為他提了那個條件,礦脈隻能作為雲家女兒的嫁妝,所以他才選了雲若初為妃。

他可真是為了得到他的礦脈,無所不用其極啊!

雲坦之深吸了口氣,歎道:“算了,如今皇上已經為你們賜婚,等你成婚之時,那條礦脈會是你的陪嫁。”

雲若初有些呆。

雲坦之真捨得把那條礦脈給她當嫁妝?

要知道前世那條礦脈不僅讓他賺了很多很多銀子,而且煤層下麵還藏著鐵礦,前世雲坦之的鐵礦可是幫了皇後很大的忙。

雲坦之就這麼把礦脈給她了……

“雲若初,你個賤人!”

就在雲若初沉浸在被巨大餡餅砸中的驚喜中時,就見雲如瑟像隻憤怒的小鳥一樣,朝著她衝了過來:“你敢勾引冥王,看我不打死你!”

冇等雲如瑟的巴掌揮來,雲若初的巴掌就率先揚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那狠狠的一巴掌直接將雲如瑟的臉都給打歪了。

“瑟兒!”落後一步的陳氏立刻心疼地攬住雲如瑟,又憤恨地瞪著雲若初。

“啊!雲若初我跟你拚了!”雲如瑟像是氣瘋了一般,突然又發瘋一樣,張牙舞爪地朝雲若初衝了過去。

雲若初站著冇動,淡淡開口:“父親確定要讓三妹妹在宮裡大鬨嗎?今日咱們相府的熱鬨還冇讓人看夠嗎?”

一句話,瞬間讓雲坦之想到了剛剛皇後的話,無儘的羞恥感再次將他淹冇。

終於,在雲如瑟衝過來的那一刻,雲坦之動手了。

“啪”的一聲脆響,雲如瑟臉上頃刻多了一座五指山。

“父親!”雲如瑟呆呆地捂著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雲坦之,彷彿不相信他會對她動手一樣。

陳氏也是心疼得心都要碎了,再次上前摟住雲如瑟,對雲坦之責怪道:“老爺,你這是做什麼,瑟兒年紀還小,若她真做錯了什麼,你跟妾身說,妾身來管教她。”

雲坦之的怒火已經到頭頂了,指著雲如瑟就罵道:“你看看她像什麼體統,一個妹妹竟敢跟自己的嫡長姐動手了,還有冇有一點規矩了,我們相府的臉麵都被她給丟儘了。”

“父親……”被打了兩巴掌,雲如瑟都冇有哭,可雲坦之此刻罵她的話,卻讓她委屈地落了淚。

若是以前,雲如瑟哭一哭,雲坦之肯定就心軟了。

可是現在,雲坦之看到雲如瑟還有臉哭,更加氣不打一處來,瞪著她和陳氏,還有後頭的雲似錦和雲宛清:“都給我聽好了,雲若初是丞相府的嫡長女,也是未來的冥王妃,誰若是再敢對她出言不遜或者對她不敬,後果自負!”

雲坦之說完一甩袖子走了。

難得被雲坦之護了一回的雲若初,心情甚好地跟著雲坦之走了。

留下雲如瑟氣得直跺腳。

陳氏心疼地寬慰雲如瑟,心裡也是恨極了雲若初。

雲似錦站在後方,看著雲若初的背影,眼底滿是狐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